小萧不晓潇卿小

盲狙的代价,焦急的停不下来

谁盲狙了全国一,请告诉我玄幻界怎么社会主义,妈耶!!!!!!要了老命了!!!!!

斗罗大陆原创语c不了解一下???

时间线卡定斗罗绝世之间,魂导器不限但魂灵斗铠不存在。
原创随原著走,既定发生的事已经发生。
版图参照绝世,四国对应,隐晦的战争可以存在。
七怪竞选,你想品尝的刺激依旧存在。

诱惑结束说规矩。

拒绝白苏龙傲天,大家一起成长可不是你一个人的故事。
婉拒性别双性,楼主有那么一点点小心理阴影,不谈不谈。
婉拒武魂逆天,群里自备独属武魂,看看就明白。
双生武魂看运气,大家筛一筛,赌博加自戏。
有固定月戏,活动看时间,总要一直走走才是青春。
PS:楼主一直期待一场战争摩擦,奈何人太少,感兴趣的务必踏进来,阵营同不同都随意,楼主给你小心心!!!

最后!!!欢迎加入斗罗原创语吸审核,群聊号码:647605452

我,回来了!

我回来啦。
诶嘿嘿。
好吧我觉得没人想我
Orz

@一叶落而知天下秋 胆小的小叶叶,生贺还要我来发嘛。来吧,送出你的祝福吧。

奶佛养成日记???

  算算日子又是个洋日子到来,和洋人待的久了日子也过得杂起来,七七八八凑成的话儿也能成了节日。柜子里那包糖被冰镇着,过了小半年也不曾化掉,偶然想起捏上两颗到嘴里,甜腻的味从舌尖浸润到整个口腔,慢慢闭上眼睛搅动舌头,小糖粒随着左右晃动。
  霍家人都知道,刚上位的这位没什么特别的禁忌,唯独不吃甜。所以那柜子里放着的糖包就诱的人去猜测。有人说是隔条街吴府上送来的,也有人说是这位留着幌子引鱼儿。一传十十传百,传到这位耳朵里已经成了裹着百散的糖饵子,留着熏蒸锻身。
  无端想起初次听到这说法时正往嘴里送第三粒,手上动作一停,回手抛回袋子里,粒子碰撞叮当两下也就没了声。几天后,霍府里的闲言碎语也没了声。嗅了嗅手上沾染的烟熏味道,捏粒子的动作一顿,反手扣上盒子。
  “咔嚓。”
  落锁的动作惊醒的不仅仅是当年,也是现在。自那天起糖包外层就多了个木盒子,掀开的次数也少的可怜。食指勾上锁环晃了晃,听着那“咔咔”的声音,画面又转到那个落雪的天儿里。连着两天飘雪也算是少有的时节,随着那群洋人过了他们的节庆,吵吵嚷嚷的,便是没喝什么也熏了一身酒气。眼见着到了巷口,挥手停车,身上的酒气被风吹个干净,人也精神不少。雪积的有几分厚,前走回踏的就那么两行印子,规规矩矩的像是烙好的花型。
  “佛爷,这个时辰还在外面,散心么。”
  一抬头就是身棕黑色的大氅,眉头微皱了皱随即松开,双手背在身后沿着印子中间的空档走回门口。不成想人递了什么不说话就走了,低头看看手里的小包,再看看远去的身影,风逆了势头,淡淡的酒气从鼻尖擦过。
  酒味,也能醉人了…
  思绪被嘀嗒的表针打断,指头一转起身理了理压皱的边角,院儿里没了往日的步调显得有些清冷,三两步走到门口,扯开门栓。
  “佛爷,今儿还准备等上几个时辰?”

         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。

  大竹峰上熟悉的小屋里,小公子坐在台前,身后师娘握着木梳顺着秀发缓缓落下。
  “一梳梳到尾,二梳白发齐眉,三梳…”
  滑落的梳子随之停下,刚要说什么便听见小公子应了声。
  “三梳无病无忧。师娘,儿孙满堂可是用不上了。”
  这声一应,师娘动作更柔起来,眉头一挑随即放下。
  “小凡长大了,也学着油嘴滑舌。”
  嘴上说着嗔怒的话,脸上却是不带一丝调笑。终究是养了那些年的人,悄么声的就要出门,心底酸涩说不出,又不知如何宣泄,嘴上亦是要连上祝福。
  梳理好发丝抽出条红色的缎带,绕过发髻挽成结。
  
  之子于归,宜其室家。
  
  看着眼前换好红衣的人,递上浇了红底的扇子。
  我的小七,要出嫁了。
  
  桃之夭夭,有蕡其实。
  
  今儿是个大日子,狐岐山脚下的小院被打扫的干干净净,木门捆上绸子榄在两边。再看山上,鬼王宗大门“鬼王宗”三个字被红绸子裹的严严实实,两边对联也连成喜联,上下进出的人手里捧着的尽是红色。
  下人们忙做一团,平日里淡然的副宗主这会儿反而有些茫然。刚换上喜服就被晾在一边,手里拿着幽姬给的纸条,看也不是,不看也不是。脑子里满满当当塞着近几日灌输的迎亲礼节,再看看手里纸张密密麻麻的蝇头小字,副宗主眉头一皱。
        不如逃婚算了,带着张小凡一起。
        转念一想又觉得不靠谱,从狐岐山到大竹峰的距离太远,说不被发现自己都不会相信,更何况还有那两只老狐狸盯着。
  就这么想着想着,鬼厉突然觉得自个想念那个穿着蓝衣的小公子了。已经十几天没有见着小公子了吧。鬼厉仔细算了算,十三天六个时辰又九分。转头瞄了眼漏壶,哦,这会儿是十分了。
  自打定了日子,大竹峰那两个女人就把小公子藏的严严实实的,鬼厉半夜翻进去上上下下走个遍愣是没见着人。一连三天都以失败告终,鬼厉知道,这人,迎礼前是见不到了。
  
  之子于归,宜其家室。
  
  还是继续吧。
  鬼厉想了想把纸张摊开,挑着重要的词句一一记下。
  娶回家就有理由天天看着。
  
  “副宗主,时辰到了。”
  
  “嗯”
  
       把纸张折叠成块揣进怀里,起身理了理压皱的衣角,鬼厉又看了眼漏壶,米白色的小粒子铺满壶底。
  该准备出发了。

每次睡不着都跑到乐乎来走一圈,心里暖暖的,就可以睡觉了。
晚安,世界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忽如远行客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前言上
      不加图不会发文系列…会的麻烦戳我救命!!
       图来自@艾花onionnie 花花,挚爱花花!*罒▽罒*
       感谢不断催我发出来的 @一凡Lafee 小一!强迫症就靠你治疗了!!
      完全au,世界观修改,私设大如山,私设大如山,私设大如山!!相应配角会进行适度[?]改动。太久不看原著,觉得不舒服的不要打我…戳戳我,我会乖乖改正的。
第一次挑战完全独立世界,不要,不要打我/护头
以下正文。


        自古以来,修仙以修身养性脱离世俗为上乘。但人寿命有限,能做到清心寡欲者也多半结束于短暂岁月,不可寻见天人。
        百年时光足以让人们探索许多,比如阻拦他们蜕变成仙的天险,又比如七魄中缠绕纷乱的情劫。
  次说法一出,人们开始尝试泯灭七魄,又以长白峰上“老仙人”最为积极。
  阚古三年,冬。
  短短一日,长白峰多了数名痴傻前辈,那些人舞着双剑,或是劈砍宫壁,或是捅戳彼此身躯,原本雄伟壮观的宫殿一朝之间成了废墟。
  第七日,长白峰上生机断绝。一场大雪覆盖了所有东西,远远望去宛如一座座孤坟伫立在山间。
  此事一出,泯灭之法即刻封禁,凡触碰者株连同族。
  然成仙的诱惑由如盛开罂粟,致命却又让人欲罢不能。
  一次次尝试,一次次破灭。人们踏着前人的血迹叙说三魂七魄的间隙,却又摆出一副超然物外的模样讨论前人愚蠢,转头怂恿另一群人继续走下去。整个江湖被搞的乌烟瘴气,平民惶惶不可终日。
  这种日子开始的快,结束的也快。《尚都历书》上记载:阚古一一三年,青云“仙人”以十载岁月撰写《天书》刻印石碑之上,为后人引出成仙之路。此后天下臣服,尊青云为上。
  然民间野史传说,那一人大肆捕捉凡童,并以同族为蓝本,尸山血海之侧伫立三座石碑,名曰《天书》。此后威逼利诱,血洗镇压,百年之乱随之了结。
  真实的故事究竟是怎样已经无人知晓,历史总是由胜利者书写,篡改与否没有人会知道。但这本书却改变了修仙界的体系,究竟是好是坏,至今无人知晓。

记个梗。
秦欢为什么始终不肯接受,因为他在遇见日天的第一天就恢复了白元芳的记忆。秦欢看着日天就像是看着当年的自己,越看越觉得懂了当年狄仁杰临死前让他跑远点的理由。

若是换个人或是不曾记得那些,秦欢也许还会带着愧疚和些许不忍,但眼前这人分明一如当初自个的一门傻气,纵使没了双亲也没丝毫长进。
你怎么就是想不明白,我在骗你,我在害你丢掉一切。
看着那人毫不犹豫的举杯饮尽,秦欢只觉得心底凉的彻骨。
狄仁杰,你看我,也是这般么。